首頁 新聞中心 時政 獨家 縣區 小記者 教育 醫療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車 冰雪網 數字報刊 清水社區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張垣發現

方言玄機

2019-11-19 16:55:23  來源:張家口新聞網

  [名家故事]

  ◎宋國興

 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,我剛到北京工作時,是在一家影視文化公司。

  那時,張家口的老一代播音員、已播講了近90部長篇小說的著名播音員馮心老師退休后,也受聘在這家公司工作。這家公司此時已拍攝、出品了幾部影視作品。而且發行的情況也不錯。一些影視作品很受海內外歡迎,不斷有買家上門洽談購片事宜。

  這天,公司老總跟我說,今天有一家韓國的公司要來洽談業務。老總定了讓馮心老師和我接待。對方是要購買公司出品的一部影視作品。老總明確定出了價格,還特別給了上下浮動的允許比例。接受了任務后,我和馮心老師邊等著客戶上門,邊商量著這樁生意的會晤準備。我倆想,既然老總已有了原則規定,那這次談判就沒什么難的了。照章行事唄。客戶來了。是兩位長得很精明的年輕人。雙方握手寒暄,各自落座后,就形成了一張桌子兩邊四人相對的陣勢。這二位和我兩用很地道的普通話說著開場白。若不是他倆又用韓國話相互說了幾句什么,還真看不出他倆就是韓國人。普通話對普通話,我和馮心老師會意地一笑。那意思都明白,就是這談判倒省事。說啥雙方都清楚明了,不會因為語言障礙耽誤功夫。

  談判正式開始了。他們請我倆先介紹一下要購買的這部作品的內容,談判正式開始了。他們請我倆先介紹一下要購買的這部作品的內容,以及目前的發行情況。我和馮心老師便你說我補充、我說你補充地把他們要了解的情況都介紹完了。這二位聽了滿意地點頭說好。說到報價了,我們就把老總定的價格報了出來。報完后,就等著對方的反應了。

  生意場上,難有一錘敲定的一口價。雙方肯定要討價還價。來回拉抽屜的準備我們是有的。所以我們也不著急,全等著見機行事。就在我們還等著他們用普通話和我們議價時,不料他們互相說起了韓國話。一個說著,那個聽著。說的人說說停停,很在意聽的人的表情。聽的人忽而頷首,忽而搖頭,不時用韓語做著回應。他倆商量了一會兒,正過身子用普通話對我倆道,咱們是否別一下子就定出總價,能不能按每一集先會商出個單價?我和馮心老師面面相覷。各自心里都是一驚。這時才明白過來,來者非等閑之輩。今兒的這場談判可是要啃硬骨頭了。面對這陣仗,人家就那么面對面毫無顧忌地放肆說著家鄉話。所有對我們的算計、價格的打壓、訴求的標的,都當著我們的面公開商量。簡直就像面對著倆傻子一樣。我甚至都能感覺到對方在心里對我們的嘲諷。我倆真傻眼了。怎么辦?就這么面對面,我倆再小聲說,對方也能聽得見啊。總不至于趴在耳朵邊說悄悄話吧,那也太失身份了。先走開,躲遠點商量好了再回來?那也太小氣了點兒吧?我倆只有當著對方面交流了。可這怎么好開口呢?

  忽然我想到了方言。這可能有蒙蔽對方的作用。用什么方言呢?北方一帶忽然我想到了方言。這可能有蒙蔽對方的作用。用什么方言呢?北方一帶的方言幾乎發音都和普通話差不多。至多也是聲調上有些區別。這倆韓國人普通話這么好,一聽就能聽懂。再說,他倆不定在中國多少年了,走南闖北的,沒準有些南方話都能聽懂。我正著急呢,忽然馮心老師用家鄉張家口話嘟囔了一句:“咋鬧呀?”哎呦,馮老師的家鄉話一下提醒了我。對,就用張家口話!把口音說得過分些對方絕對懵圈。

  于是,我就勢緊咬牙關,嘴不動,光用舌頭和嘴唇,把張家口話說得既像懷安話,又像萬全話,而且語速加快對馮老師說:“外(那)倆水蛋殼,載(這)是思謀(想)的朝少里砍了么。”馮老師會意地就坡下驢,也用這種方式答道:“才剛(剛才)倆貨(他倆)合計的就是載(這)意思。咋鬧,咱們先盤算盤算?”我點點頭:“你老看了?按單集載(這)得吃準哈數。甭價虧了哇。”說完,我倆就用這種口音、語速也明目張膽地當著韓國人的面商量起了單集價格。

  兩個韓國人一下顯露出了他們的驚訝。他們絕對沒見過說話不張嘴、發音如此艱澀、節奏模糊不清的表達方式。我看到他們蹙著眉,眨著眼,靜靜地盯著我們。力圖想從我們的交流中分辨出其中的意思。在聽了一陣兒后,他倆相視一笑,無奈地咂咂嘴放棄了企圖。我和馮老師在腦海里搜尋著家鄉話中最不常用的字眼,“這個載、那個外”地商量著。我倆的表述,別說他韓國人了,就是張家口本地橋東講普通話的人,我也保證他聽不明白。好在馮老師干了一輩子語言工作,生性樂觀幽默,我們在一起也常用張家口土話開玩笑。我弄了半輩子曲藝表演,在部隊也是文藝兵,對方言很有興趣。兩人又都是老鄉,所以用張家口話交流那是一個“吉吉米米”(明明白白)。我倆商量出個價位,用普通話向他們報出。兩個韓國人也用普通話答道:“好的。我們商量一下。”說完又嘰里咕嚕說起了韓語。我倆又成傻子了。只聽懂一個“思密達”。而“思密達”又只是個語氣助詞,沒啥意思。整個聽他們說下來,就是一連串的“前轱轆不轉后轱轆轉思密達”。兩韓國人商量了半天,又換成普通話對我倆說:“不好意思,這個價位還是偏高。我們不好接受。”他們又提出了個比我們報價低的百分比,問我們的意思。馮老師一聽這價位,急了。趕緊咬住牙關跟我說:“載(這)還能行?單價就少這么些,那一囫圇通(整個)算下來虧塌了。”我答道:“他們圪抽(糾纏)咱也圪抽。反正他是謀得緊(想要)才找上門的。再給溝兒(對方)的往上漲點兒。試當試當。”馮老師說:“嗯,行老了(可以),不能當大頭鱉(傻吃虧)。”我倆把百分比往上又加了一些,說給他們。等著他們的回答。他們又開始了“前轱轆不轉后轱轆轉思密達”的討論。商量了一會兒,他倆又報出個比剛才他們的報價高了點兒,比我們報價低的價位。他們問我們的意思,我倆客氣地笑笑,讓他們稍等等。接著,我和馮老師又快開始了特殊發音的張家口話交流。我問馮老師:“你捏(您)給個定盤星星(主意)。”馮老師眨眨眼道:“甭尿他(不理他),載(這)錢兒不求行(不行)。再往上各傲各傲(提提)。”我怕把生意丟了,就說:“甭價(別)把孩兒們(他倆)要踮(跑)了啊。”馮老師不以為然:“你還沒看,他們個包包(書包)里就揣的錢兒了。扯到后半晌他也不走。就打的(定了)買了么。白不咋(沒關系),跟他且死(耗時間)。”有馮老師做主,我也就釋然了。又和對方你來我往打開了拉鋸戰。

  韓國人實在能算計。簡直就是一分一厘地在計較。一看這情況,馮老師捅捅我說:“俄(我)看來,得跟他們搗蝦搗蝦(說說)咱們這部片子是咋個打鬧(干)出來的。就這么個兒賣了,捏呀(人家 )還當咱們是俏貨(傻子)了。”馮老師的話提醒了我。于是我們把這部片子的攝制投入,從演員、導演、服、化、道、效到制景、音樂、前期,一直說到后期制作、合成。各種困難、巨資投入一一數來。果然奏效。兩個韓國人一聽動了惻隱之心道:“哦,太不容易了!貴方這部劇之所以名聞遐邇,看來真是下了大功夫了!這么辦——我們也不討價還價了。就按您們剛才給的價格了!”打動了對方,我很欣慰。便和馮老師暗語道:“后生們開竅了。娘呀咦,要不是這一氣呼扇(講述),欠活兒欠(差一點)讓捏呀(人家)占了香贏(便宜)。”

  韓國人以為我們又要改變主意,趕忙問道:“咱們是不是該簽協議了?”我順嘴就溜出了老家話:“就這么根兒(這樣)吧。別嗞愣了(耽擱)。”因為這句話我是放開說的,韓國人以為我是說給他們聽的,可又沒聽懂,就問:“宋先生的意思……”我一下想起這兒應該用普通話了。便急忙用普通話答道:“我是說,沒問題,這就簽協議。”馮老師“噗嗤”笑了一聲,用張家口話小聲說了句:“讓你把韓國人也鬧俏(傻)了。”對方聽見馮老師在說話,警惕地盯著馮老師問:“嗯?”馮老師趕緊改用純正的普通話解釋道:“我是說,咱們合作得很愉快。咱們是好朋友!”對方聽了很高興,情不自禁地回了句夾著韓語的普通話:“對、對。好朋友思密達!”

  協議很快簽完了。老總交給我倆的任務圓滿完成晚上在飯桌上,公司的同事們被我倆這場巧用家鄉話的商務談判逗得哈哈大笑。在場的北京同事饒有興趣地學著張家口話。他們那蹩腳的張家口話又引得大家笑聲不斷。

責任編輯:荊麗娟
張家口日報官方
微信“張小全兒”
張家口新聞網
官方微博
【張家口新聞網版權聲明 】

1.本網(張家口新聞網)稿件下“稿件來源”項標注為“張家口新聞網”、“張家口日報”、“張家口晚報”的,根據協議,其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稿件之網絡版權均屬張家口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 未經本網協議授權,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 時須注明“稿件來源:張家口新聞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2.本網其他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或版權所有者在一周內來電或來函。聯系電話:0313-2051987。

快乐南瓜APP 多赢彩票秒速赛车 微乐吉林棋牌 吉林11选5彩票网 雷速体育球门闪现图片 福建11选五的网站 广西悠玩棋牌正宗版 体彩排列三 好运快3诈骗 山水广西麻将官方网站 上海快三快三走势图一定 3d今日专家预测 闲来好友麻将免费辅助软件 手机电玩捕鱼游戏 516棋牌游戏官网客服 澳洲幸运10官方开 393技术比分网